137-8898-0222
ABOUT US
服务项目

上海市私家侦探

更新时间:2022-11-01  浏览数:

上海市私家侦探『我提出离婚后,渣男将我推下楼』在见到自家男人又喝得醉醺醺回家那一刻,陈玉如的内心在咆哮:必须离婚!晚上八点她就给裴麟打过电话,说孩子有点发烧,让他早点回来带孩子上医院。他答应得好好的,可直到十点还不见人影。陈玉如心急,又接连打了几个电话催他。裴麟接听后就急声说他在忙,这会儿走不开。他还说他已经叫了网约车到家,让她自己带孩子打车去医院。他确实在忙,因为他忘记挂断通话,陈玉如清晰听到手机那头有人劝酒调笑的声音。当时陈玉如的眼泪就下来了,到底是什么样的饭局酒会这么重要,比自己的亲生孩子还重要?深冬的夜,孩子的额头烧得滚烫。陈玉如给孩子喂了退烧药布洛芬,急急抱着孩子下楼等车。出门那一刹那,她故意重重摔上门,裴母周云芳很快就推门出来,问她怎么了?

听说孩子发烧,周云芳说她也要陪着去医院。可她刚转身要回房换衣服,就扶着脑袋说头晕得厉害,更绝的是她的脚步还趔趄了两下,这演技简直了!陈玉如冷笑,果然又是这样!婆婆每次都用这一招,真好意思!她懒得看婆婆表演,抱着孩子冲出门去。风呼呼刮在她的身上、脸上,眼泪滚过的痕迹变得又凉又刺痛。两母子从医院回来时已经是凌晨三点,陈玉如安顿好孩子睡觉,自己才像打/仗一样急急洗澡。裴麟就是在这个时候回来的,他喝得醉眼朦胧摸上楼,啪叽倒在客厅的沙发上,还扯着嗓子喊:“玉如,我口渴,帮我倒杯水。”一股邪火直冲陈玉如的脑门,她想也不想就冲去浴室,用孩子洗屁股的小盆子接了一盆冷水出来,兜头朝躺在沙发上的裴麟泼下去。裴麟嗷地一声惨叫,摇摇晃晃站起来,打了几个寒战。

他已经醉迷离的眼睛吃惊地瞪着陈玉如质问道:“你是不是疯了?”七八度的气温,这女人往他身上泼冷水,这是想要他的命???“对!我疯了!这日子没法过了!”裴麟就像泄气的鸭子一样抖了抖身上的冷水,表情颇有些忍耐的意味:“你能不能不要三天两头闹?老把离婚挂在嘴边,有意思吗?”“我闹?裴麟,你自己说说你像一个父亲吗?你平时不管孩子就算了,现在孩子在生病,你还在外头喝酒,对他不理不问,你还是个人吗?”吼到最后,她已经声嘶力竭。裴麟的脾气也上来了:“我在外面应酬还不是为了这个家?我不工作一家人喝西北风吗?”陈玉如苦笑道:“是!你忙,全世界就你忙。裴麟,有时候我真的很想用一包老鼠药毒死你们全家!”这话多少有些伤人,裴麟沉默几秒,道:“我们到底哪里对不起你?”“大半夜的吵什么,怎么还不睡觉?”
周云芳听到两人吵架的声音,便上三楼来瞅瞅。她一眼看到自己儿子浑身湿漉漉的,可心疼坏了。再看到地上扔着的盆子和那一滩水,她便猜到是怎么回事。虽然她极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,但语气里还是夹杂了一丝不满:“玉如,你这是闹什么?大冬天这么往身上泼冷水,哪个受得了!这是你男人,不是仇人!”他在外头忙了一天,上海市私家侦探回来你得让他好好休息啊,怎么大半夜还闹腾不让睡觉?”陈玉如心想,亲妈果然只疼自己的孩子。每次她跟裴麟有点争执,公婆都是不分青红皂白维护自己的儿子,他们的眼里永远看不到自己的崽有错。可是她跟裴麟提及这一点时,裴麟总说她想多了,他父母哪有这么过份?大概每个男人看自己的父母都是自带滤镜的吧。周云芳将自己的儿子推进浴室,让他赶紧洗个热水澡。
看到婆婆下楼,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,陈玉如的眼泪再次滚下来。刚才在快到医院的路上,孩子突然抽搐起来,她急哭了,求开车的师傅快点,再快点。那师傅也是个热心人,小心翼翼闯了两个红灯将他们送到医院,还飞奔着帮忙去挂急诊号。医生说孩子都烧得抽搐了,再晚点来问题可大了。好在孩子的情况终于稳定下来,退了烧,医生让回家观察,有问题随时复诊。陈玉如想着热心的网约车师傅,再想想自家男人忙得好像拯救世界的奥特曼,觉得差别咋就那么大呢?以前谈恋爱时他可不是这样的,结婚才一年多他就变得面目全非。他总是在忙,难道忙工作的目的不是为了让自己和家人过得更幸福吗?如果忙得完全顾不上家庭,这种忙活还有什么意义?还有婆婆,结婚前陈玉如觉得婆婆特别通情达理,婚后她才发现婆婆是一个作精,不但对她不冷不热,还将装柔弱这一招运用得炉火纯青。
陈玉如觉得这样的生活真的很窒息,恋爱时脑子进的水,婚后都变成了眼泪。这一刻,她下定决心一定要离婚。次日陈玉如醒来,意外发现裴麟竟然也在家。他说中午在餐厅定了位子,带她出去吃饭。陈玉如冷冷瞥他一眼。这半年两人基本没有交流,他半夜三更才回家,要么喝醉了,要么倒头就睡。他还嫌孩子吵,自己搬到书房睡,偶尔想亲热时才会钻进房里找她。她试图跟他沟通,他总是说很累,想睡觉了。偶尔难得有假期,陈玉如想一家三口出去转转,哪怕带孩子一起出去晒太阳也好。可裴麟就像屁股被502胶水黏在沙发上一样不愿意动,要么就躲在书房里不知道忙活什么,根本不愿意花时间陪她和孩子。这会儿示好,太迟了!陈玉如深吸一口气,道:“裴麟,可能我们俩不太合适,离婚吧。”
裴麟愕然瞪大眼睛:“就因为我昨晚应酬回来晚了,你就闹离婚?”一个“闹”字,将她深思熟虑后的决定,定性为无理取闹。裴麟道:“你说的那些事都是小事,值得你记恨这么久?我承认我确实顾不上家里,但是家务有钟点工做,我妈帮忙带孩子,我真的不知道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?”“小事?你永远都体会不到我的感受!我在这个家里无时无刻觉得自己是一个外人。我有老公,却活得像一个单亲妈妈,我图什么?你们男人在床上爽一场就当爸,你怎么体会得到我的崩溃?”裴麟一脸“又来了”的表情:“其他女人也是这样当妈的啊,你为什么不高兴?”他的脸上是真真切切的困惑,似乎她为了这点事闹离婚太离谱。陈玉如觉得自己跟他无法沟通,这就是性别差异,别指望一个男人能理解女人婚后被迫融入婆家的艰难;更别指望一个不用经过十月怀胎和生育就能当爹的男人,能理解女人为了孩子受过的那些罪。她吸了吸鼻子,道:“我没有不高兴,就是不想跟你过了,离婚吧。”
“不是......我没有乱搞男女关系,也没有沾染黄/赌/毒,你不能这样对我!离婚了孩子怎么办?”“你还有脸提孩子?孩子长这么大你抱过他几次,你给他换过几次尿不湿?你陪过他吗?”看着裴麟一脸不以为然的态度,陈玉如不用猜都能想到他心里是怎么想的,他觉得带孩子是妈妈的事,男人的战场在家的外面。因为他爸就是这么给他做出榜样的,他妈就是这样惯着男人的。陈玉如瞬间觉得无力:“算了,我不跟你掰扯这些没用的,反正我要离婚。孩子现在还没断母乳,必须得跟我。你要是真心惦念我们好过一场,就放过我们吧。”她说完就转身,准备下楼去给孩子做辅食。裴麟看她的眼神透着一股认真的狠劲儿,心里不由得慌了:“玉如,我错了,你原谅我好不好?”陈玉如看他那个委曲求全的态度,就知道他根本不觉得自己有错。过了目前这个坎,他还会故伎重演。
她冷笑道:“你有什么错?错的都是我,是我无理取闹!你别赌气好不好?行,想要我原谅你,除非你把我受过的罪都受一遍!”她甩开他,他又扑上来拽她:“这怎么可能嘛,咱们再谈谈。”一个不让拉,一个非得拉,两人互相推搡。陈玉如一脚踩空,身形歪了一下,连带着裴麟也一起咕噜噜从旋转楼梯上滚下来。陈玉如感觉自己的脑袋在最下层的大理石阶梯角上哐当撞了一下,疼得她眼前发黑,浑身的毛孔都在颤抖。另一边的裴麟也没好多少,他也摔得狠了,脑袋整个磕在地板上,那声音听着就让人觉得牙酸。裴麟缓过劲儿后赶紧爬起来:“玉如,你没事吧?”他突然像见鬼一般僵住,盯着眼前这个熟悉无比的男人,此刻男人脸上茫然的表情特别搞笑。上海市私家侦探男人的表情从茫然变成恐惧,艰难地开口道:“裴麟,是不是你?”裴麟呆滞地点头。这一动,柔顺的披肩发就扫到他的锁骨处,弄得他有些痒。
两人一脸震惊到裂开的表情,从反光的楼梯扶手镜面看自己的脸,又同时惊恐地嗷了一嗓子。青天白日真是见鬼了,两人竟然互换了身体!这是摔下楼时撞得太狠,把灵魂都撞飞了吗?
 


服务项目

24小时免费咨询电话:137-8898-0222
微信:137-8898-0222
地址:上海市浦东新区张杨路188号汤臣商务中心大厦C座7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