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BOUT US
上海侦探
您当前位置: 上海侦探 > 上海侦探 >

第397章,我不想邀请私人 侦探

更新时间:2021-02-18  浏览数:

“我在2016年的初恋”第397章的序列化我不想问私人 侦探

2017年9月25日,星期一

今天的雨量比昨天大,雨水几乎没有任何空隙落在地下。人行道上的雨水不断滴向道路,然后进入井中。即便如此,道路上的洼地仍然有足够的水池来覆盖脚背。

到达单位时,我收起了黑色的大雨伞,雨水沿着雨伞的顶端像瀑布一样冲下了地面。因此,像其他所有人一样,我将雨伞放在门檐下,先让它滴一点水。

这时,老张正在与该部门底部的人聊天,所以我倾听。

张老说:“小时候下大雨。我家,学校和道路上的水一定要屈膝!我下课后和放学后的所有活动都在“玩水”。 Lou Lou到办公室来的大多数推销员都是来自其他地方的中青年人。他们过去不知道我们所说的“玩大水”是什么意思,所以他们一个接一个地问。老张有一阵子不知道该怎么解释,所以他挠了挠头。

因为我听到我父亲在他小时候谈论“玩大水”的事,我打断道:“玩大水意味着在大水里走来走去。”大家都笑了。说这有什么乐趣。

张老太认真地说:“我们小时候真的没有地方可以玩水!尽管上海的黄浦江和苏州河有很多水,但是却很臭。不要甚至说跳水玩耍,只是闻到旁边的气味,我都忍不住闻到;此外,黄浦江和苏州河的水坝也很高,我基本上不能攀爬。上海有个咒骂:“跳上黄浦江!”为什么这样骂?因为跳黄浦江意味着自杀!

张老太用力说话,所以他不介意我在那儿或者没有时间跟我打招呼。

我估计伞几乎要暴露在雨中,所以我拿起伞上了楼。

我刚在办公室安顿下来,出纳员来到我的办公室问:“圣泉,金主任在哪里?因为金姐姐是办公室主任,所以她总是这样称呼她。但是,景和我也分别被视为技术部和总务部的负责人,但是财务部从来没有称我为景,而景是我的“导演”。 Jing和我不在乎,因为我们知道我们都是未经授权的“精打细算的导演”。

我:“她在办公室!”因为当我进入办公室时,我看到她的办公室门是打开的。

财务:“门是开着的,没人在那里。”然后,他在老张的办公桌旁坐下,说道:“她可能在洗手间,我会在你儿子那里等她。”

我知道财务部门正在寻找Jin姐姐,那一定是关于假期的问题,所以我问:“要寄吗?”

财务:“我不知道!金主任和领导者拥有这项权利!我只知道有钱要发行!”

我:“多少钱?”

财务:“无论多少,我都不能全都寄出去!”看到金姐姐走过我办公室的门,她跟着走。

我对分发东西不感兴趣,因为如果我不发送任何东西,我会感到不满意。如果我发送的东西太多,那就很难了。我最希望寄出更多的钱或类似购买卡的东西。

上海私人浴室_上海侦探公司信义侦探_上海私人侦探

是午餐,下雨越来越厉害。金姐不敢带着五颜六色的雨伞走出单位,因为她担心美丽的五颜六色的雨伞无法阻止这么大的雨。

金姐姐看到我正下着大黑伞下楼,她说:“最好和你一起分享难看而实用的大黑伞!”我打开黑色的大雨伞后,她走进雨伞,抱着我的雨伞右臂。这样,我的大伞向右倾斜,使左臂浸入大雨中。

吃午饭时,金姐对我说:“你介绍的管家姨妈,不是说她很高效,但是价格太高了。你在找我吗?”

我:“她是上海人?”

金姐姐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我:“你说过,她出价很高!”

金姐姐:“上海人不一定要出价高。但是,我仍然喜欢上海大妈。”

我:“你让她回来了吗?”我想问问这个姨妈是否有双胞胎女儿,但我无法解决这个问题,所以我继续提出问题。

金姐姐:“不。让她做一个月。”

这时,我发现那个高大威猛的人已经进入餐厅了,金姐姐已经注意了他,只等着这个高大威猛的人把注意力转向了我们。我认为:暂时不问,一会儿没有机会问,但我不能问。犹豫不决,那个高大威猛的人把注意力转向了我们第397章上海老公外遇调查公司,我不想邀请私人 侦探,金姐姐急忙起身迎接那个高大威猛的人过来。

我是一个这样的人:在大学里,一位老师曾对我说:“如果您在做事之前少想一点,那么您就是一个决定性的人。当时,我不明白老师对我的评价,为什么?现在,我明白了:这是因为在做事之前我想得太多,所以我不能果断地做事。但是,我很难纠正这一缺点。就像习惯于用右手进食的人一样,很难切换为用左手进食。


上海侦探

24小时免费咨询电话:133-8618-8007
微信:133-8618-8007
地址:上海市黄浦区福州路华鑫海欣大厦